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妻與妓_淫妻激情_激情都市,
妻與妓_淫妻激情_激情都市,



严格说来她是我第一个女人那时候我23岁(当然不是处男)刚刚服完兵役,之所以说她是我第一个女人的原因是因为在这之前我并没有固定的性伴侣,而且那时我对性的需索次数也不多,所以在遇到她之前可以说并没有几次的性交经验,另一方面是我不喜欢到太直接的场所作性交易。
认识她是在一家理容院(在台湾许多的理容院都兼营按摩服务,按摩又分清与黑两种,清的是纯按摩,黑的是包含性交易),她的长相普通,身材匀秤而高挑看起来年纪比我大一些正是我喜欢的类型,二话不说点了她就进去疏筋活血去了。
我其实是个满规矩的人,但是因为在服役时损友的熏陶所以我也知道这一家马店有作黑的,所以等到疏筋活血的过程接近尾声时我也开始手脚不安分了起来。
在昏暗的灯光下她看看我然后说把布帘拉起来好吗?便逕自把布帘拉上了,然后在我身边躺了下来一面还用一只手用按摩的手法轻轻的抓着我的大腿。
我当然也不客气的伸出禄山爪上下其手的轻轻摸了起来,也许是我的手法不错吧!之后在十来分钟相互推拉的过程后她就不再拒绝我的抚摸了。
我轻轻的拨弄着她的耳垂和轻抚着她的肩颈部位而且感觉的到她很舒服,我忽然兴起了让我来帮她按摩的念头而且告诉了她,没等她同意我就下了按摩的躺椅让她趴在躺椅上开始帮她按摩了起来。
我尝试着用她帮我按摩的手法加入了我自己的理解开始帮她服务着,逐渐的她也由準备随时抗拒我的肌肉紧绷状态开始放鬆了下来,我感觉到了她的放鬆于是又从肩颈开始用十分轻缓的方式轻抚着吹着她的耳朵和颈子
而她在我的挑逗下开始有了轻微的喘息,对我而言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因为我只在A片里看过调情的手法和女人的反应,我有点兴奋也很好奇如果继续挑逗下去的结果会是什?
我从她的肩部开始一步一步的向下轻抚着并且观察着她的身体反应,一直到腰部为止我可以感觉的到她只是停留在放鬆的舒服状态,但是当我的手轻轻的在她的臀部开始抚弄后她的臀部就开始有了肌肉紧绷的现象出现了,我以为她在抗拒可是她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我很好奇开始直起腰来以两手的手指开始在她的的臀部不规则的轻画着,而她也时而紧绷时而放鬆的配合着我的动作并且腰部也开始导引着臀部不规则的动了起来,我发觉她的臀线很漂亮,忽然她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腕,是轻轻的抓着身体并没有转过来我揣测着她不是在拒绝我而是希望我不要停留在这里这样挑逗她。
我又开始向下继续着我的探险,她穿着及膝的有点窄的裙子,我隔着裙继续轻抚着大腿手指也无意义的乱画着,我注意到了当我的手由大腿的下方往上撩拨到接近到她臀部下方的部位她又开始了腰部的动作而且肌肉并没有紧绷
我持续着我撩拨她臀部下方的动作而且观察着,在我持续的撩拨她臀部下方的动作中好几次她像是想要把臀部翘起来跪趴着但是她没有只是用腰和膝盖将屁股向上无意识的随着我的手势动作轻抬着,呼吸中透者压抑的喘息两手不自觉的弯起放在胸部的两侧握着拳时而轻压向按摩椅
我不了解于是轻轻的在她耳边问着:你想要换姿势吗?
她响应我「你要不要做全套?」
「好」
于是她爬了起来懒洋洋的拉开了布廉领着我走向阳台并且穿过别栋房子的阳台进入了另一栋房子的一间小套房。
房间很简陋,只有一张床一间浴室点着粉红色的小夜灯
她也没有多说话只是将床上的寝具挪了一下便又以刚才的姿势趴在了床上,也许是空间大了许多所以两腿也向外张开了一点,我有点奇怪为何她不脱衣服,但我没有多说只是把自己的衣服脱的剩下一条内裤,然后上了床跪坐在她的身旁继续着我之前的抚弄与撩拨
空间变大有大的好处,我变得更方便动作只是不再只针对着她的下臀方向而是连着大腿和膝盖弯也一起撩拨了起来
她也很有职业道德的继续着刚才的响应而且热烈了许多但始终没有我预期的声音出现,随着我的撩拨,我看到她的双腿不断的想要向外张开但是被裙子限制住的空间使得一张开的双腿立即便使裙子紧绷
那是扣子和拉炼都在正后方的裙子,我开着裙子的扣子感觉到她轻轻的配合着吸气拉下拉炼将裙子慢慢的螁下她没有作声但是配合着我的动作抬动着她的腰臀和膝
之后我继续着我好奇而且带着点戏虐的探险在她两腿内侧缓缓的轻轻的抚摸着,没有了裙子的限制她的腿仍然不敢张的太开,但是除了阴部和肛门外已经足够我没有障碍的上下来回游弋着
她仍然极力的忍着没有发出声息,我有点赌气的开始在她下阴和两股之间以手指来回的滑动着,她的腰臀随着我的手势上下轻舞着
我移动到了她的正后方跪着以自己的膝盖将她的大腿张开,抓着她的腰向上也向后拉起使她成为跪趴着的姿势,她没有抗拒的顺从着,我不禁想着她看来不像是做全套的女人
我又继续着我的逗弄,隔着她传统的三角裤以手指在她大腿内侧、阴部和双股间来回的轻滑着,她又开始了肌肉的动作,臀部也随着我的手指来回的轻摇,在我手指经过股间与阴部的时候她的口中不时的传来深呼吸的喘息声
我用两手的手指一面轻滑着肛门部位的周围一面来回的在她阴唇部位上下滑动着,她的手抓着床单,腰和屁股随着我的动作而摇动着,三角裤的中央开始有潮湿的痕迹
「……嗯……嗯…」忽然我听到了一个很轻很轻声音从她鼻腔里传来而且持续着,她应该忍了很久了我想着
以原来的姿势我帮她脱下了她的三角裤她无声的配合着,她的肛门和阴部都是淡淡的咖啡色,阴唇微微的有点肿胀,两片阴唇中有一点因为潮湿而带来的闪烁光泽
我一只手在她肛门和阴唇上来回的滑动着另一支手开始在她小腹和胸部有点用力的抚摸着,手指偶而的插入她的阴户
她的胸罩是前开式的,我打开了她的胸罩开始挑逗着她的双乳和乳头另一支手的手指也开始缓慢的抽插着阴户,随着我戏虐似的挑逗她的身体时而向上弓起时而向后方伸展
其实我的阴茎早就硬到发胀了,将她推倒抬起她的双脚我进入了她的阴户,就在我插入的那一剎那我听到了长长的轻轻的一声…。啊由小声开始随着我的抽插逐渐的大声了起来
她半张着的嘴里不断的发出咿咿…啊啊的呻吟着,闭着眼睛头来回晃动着,忽然我停下来有趣的看着她,而她却不知情的因为我的停止动作将脚抬了起来缠在我的腰上向内推挤着我的腰以期的到持续的愉悦
终于,她发现了我并没有如她所期望的配合着她的推挤而睁开了眼睛,原本就因为兴奋而潮红的脸一下子红的发了胀说着:「你怎?这样子看人家啦!」一面用手掌遮住她自己的脸
「我在看你为什?…咿咿…啊啊的叫啊!」
「哪有人这样的」
「我喜欢看啊!」说着我又开始抽插了起来,一面将她的上衣扣子解开露出了她的上身
她的乳房恰好吻合我的手掌大小,我一只手轮流的捏玩着她的两粒乳头另一只手的大拇指按住了她那大约有一颗黄豆大小的阴蒂轻轻来回的揉着
我知道她本来想忍着不再出声,但是在三管齐下的刺激下她没有维持多久的静默还是忍不住的
「…喔……喔……啊……啊」的发出了比之前更大的淫声
双手也再次的拽住了枕头和床单不断的拉扯着,随着我的抽插我感觉到了她的阴户中一阵一阵的传来压缩我阴茎的抽慉,我猜她应该有了第一次的高潮
我没有停下来继续的抽插也看着她的反应,她在高潮中继续承受着我的往复运动,头左右摇动着,很快的她的阴道似乎又要开始了另一次的抽慉,这一次在她开始抽慉的时候我把我的阴茎拔了出来
她立即睁开了眼睛「我好难过,你不要这样子白木啦!」
「你不是不想叫吗?」
「我求求你快给我嘛!」
我知道继续下去她会冷却,如果等她冷却就等于是翻脸了,那就失去我来玩的意义了,我先持续着我之前的猛烈抽插将她送往第二次的抽慉然后我趴下去压住了她的上身缓缓的继续着我的抽插,她时轻时重的在我耳边呻吟着,我有时动作大一点激烈一点她的反应也就随着大一些激烈一些
「…I喔你还不想出来吗?…喔」她呢喃的问着
「还要一下吧!」
「你怎?…那…。?…会玩…奥呜」
「是吗?不是大家都这样吗?」
「我…。不知道」
「你怎?不知道?」
「…嗯…嗯…我…又不…是…小姐…呜奥」
「啊!那你是?」
「老闆…哎哟…要死了你…是…。我姊姊…嗯…I喔…我…跟我老公吵架…奥…你停一下啦…奥」我有点凉了「靠,搞别人的老婆」心想着「没搞错吧?」我停止了抽动把阴茎顶在她的深处缓缓的磨着
「好…舒服」
「继续说啊!你跟你老公吵架然后呢?」
「后来…嗯…嗯…就来找……奥…你…我姊」她捏着拳头轻轻打着我的胸膛
「谁姊?」
「你好坏…。喔…我姊啦…」她继续说着「今天…小…姐…奥…不够,我…。嗯…姊让…。奥…我帮………忙」
「帮忙上床?」我用力的贴着她的阴户顶了几下又磨一磨
她拳头捏了一半又慌忙的抱住我的腰向下用力压着双脚抬了起来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扣在我的屁股上喘着气一阵阵的颤抖着,大约是顶着了她的花心又加上也刺激到了阴蒂再加上偷情的快感,我不停的这样顶着磨着听着她在我耳边越来越放浪…。咿…。咿…。呜…。呜的淫叫着
随着她一阵快似一阵颤抖她终于忍不住的大声叫着
「企…。欧…。求你…。我…受不了了…。我不要了啦!」我也想停一下啊!可是她的手脚屁股却没有放鬆的迹象反而更猛烈的自己夹着顶着磨着
她疯狂了好一阵子手脚才才逐渐的放鬆了下来,这时我也让她阴户的抽慉与放浪的样子搞的淫火大动,我抽出我的阴茎转身拿起了她的三角裤擦乾她大小阴唇和流的一屁股上都是的一片淫水没等她开声我已经把她的双脚抬上了我的肩膀并且又将阴茎再次狠狠的插入了她的阴户
她没来的及深吸一口气我已经开始了我的狂抽猛送,看着她捏着拳头不断的敲打着床铺飘散的长髮着她摇晃的脑袋凌乱而不规则的再她脸庞上零散的轻拍着,不知道是高潮的刺激还是痛苦而扭曲了的表情下因为呻吟叫喊而微张着的嘴
她的阴户一阵一阵的不断的收缩放鬆着,我拿了一个枕头垫在她的腰下用敦着的姿势不断撞击着她的阴蒂与抽插着她的阴道,她慌乱的无意识的抬起屁股却又招到了无情压制
终于我感到了腰间的酸麻,阴茎因为高潮的即将来临也更硬的直挺的向她已经微微乾涸了的阴户撞去,也许是阴茎的角度有些许的改变本来已厌厌一息的她本能的抬着屁股双手紧紧的抓着我扶在她腰上的手从已发不出声音的嘴里咿咿呜呜的不知道在说些什?
在发射的时候我持续最后的冲刺维持着我的快感,然后放下了她的双腿趴在了她的身上
她的身体仍然无意识的向上挺动着,双腿绷的直直的支撑着身体的挺动,双手抱着我的头半闭着眼睛有点厚的嘴唇漫无目的的搜索着我的胸膛…脖子…下巴,我低下头去吻着她,她热切而贪婪的响应着我的吻而阴道仍在一阵阵的收缩着,我因为不知道女人的高潮可以这样持续而感到讶异
等到我扶着她无力的娇躯清洗完毕穿上衣服而她仍然穿上了那条沾着淫水的三角裤的时候她本来已显苍白的脸无来由的红了起来
她莫名其妙的收拾着床单丢在墙角,我看着床上的垫被忽然发现有块湿湿的痕迹,我伸手摸着看看她开始笑了起来
「你笑什?啦?」她脸红着的问
「你尿床了喔?」明知故问的反问着她
「走了啦!」
我在她后面跟着看着她软软的走回了店面那里,忽然她的脸更红了,老闆娘的表情很奇怪而其它的小姐则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们俩
付了全套的前和超时的终点费她送我走出了店门口
「你什?时候会再来」她低着头
「不一定喔!不会吧?你又痒了?」我故作惊讶的回答着
「那你什?时候休假?」她红着脸抬起头看着我
「那你什?时候休假?」我跳过她的问题反问她
「随时啊!」她有点讶异的回答
「我明天晚上七点在前面转角等你」我笑着说
「嗯」点着头她脸红的更厉害了
「看来这女人骚痒的紧明天再好好修理她」我骑着我的小绵羊一路上想着
隔天
我下了班準时的到了街角,没想到老远的就看到她穿着跟昨天一样的宽鬆白上衣黑色迷你裙白色的丝袜黑色的露只高跟凉鞋静静的站在街角
我心理想着这骚娘们真的那么欠我XX,不会吧!
我并没有迟疑直接的把小绵羊停到了她的面前,她看了看小心地说着「骑我的车好吗?」
我没说话直接把车停好看着她,她默默的底着头走向了不远处的另一部125c。c。的白色伟士牌机车而我也默默的跟在后面
「要去哪里?」上了车后她问我
「你饿吗?」
「嗯」
我说了一间满有名的港式饮茶餐馆的名子,她慢慢的朝着餐馆骑去
用餐时她缓缓的说着话而我则静静的看着她,其实我满脑子想的是吃完饭后要带她去哪里,要怎么好好的「嘿休」她,不过我还是知道了她的故事
她高中毕业后在一家男装店打工,19岁时他现在的先生在男装店看到她开始追她,20岁嫁给她先生,三年后生下了女儿
本来她先生是一家小型铁工厂的老闆生活过的也还不错,但是最近她先生因为生意的关係在酒家认识了一个酒家女两人开始不合
昨天她又跟先生吵了一架,心情不好所以到她姊姊开的马杀鸡店找姊姊聊天,也刚好昨天我和朋友去的时候店里小姐不够,我阴错阳差的点了她而她也在姊姊的默认下抱着玩玩的心态做做看,反正她作清的就好了﹝意思是纯按摩﹞
没想到做着做着就迷迷糊胡的让我勾出了火,也迷迷糊胡的跟我上了床成了黑小姐
「你其实是想报复妳先生对吧?」
「不全是」她想了想应着
「你跟先生在一起办事不爽吗?」
她点了点头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脸一下红了起来又摇了摇头,想想又不对但是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满脸通红的楞着看我
「跟你先生办事是会爽的对吗?」其实我知道她的意思
「嗯,不过你比较会玩」她像蚊子叫一般的回答着
「你现在想要吗?」
她慌乱的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我站起来把椅子搬到她旁边坐下,右手在桌子底下开始轻轻的摸着她的大腿
她的脸又红了起来望着我轻轻的摇着头,我没理她只是在她大腿上用手指画着
她开始坐立难安的合着两腿,我轻轻的将她的裙子向上推直到接近到三角裤的边缘,我带点粗鲁的将她的双腿分开用手指轻轻的慢慢的在她大腿内侧滑动着
她紧张的看着周围的客人和服务生发现根本没有人注意我们开始放鬆了紧张的大腿肌肉,随着我手指在她大腿的滑动她的腿也开始分分合合的摆动着
看着她紧张的呼吸着,我的手指有时会故意的向着她的阴蒂直接撩拨过去,每当这时她就会张开嘴轻轻的啊一声
「你好坏…别这样」
「舒服吗?」她红着脸点了点头
「好刺激…啊!」我的手捏在她的阴蒂上揉着,她的双手盖在我的手上握着随着我捏揉她阴蒂的力度握着或是放鬆
「不要…啊…在这里…好吗?」她终于受不了的拍着我的手颤声说着
「你喜欢在这里?」我故意问着
「鳔…。鳔…嗯」她咪着眼回答着
我摸了摸她已经有点潮湿了的裤底才发现她穿的是蕾丝的镂空小内裤
「这骚娘们」我心理暗暗的想着
结了账来到她的车旁「我不会骑这种车」我骗她说着
她拗不过我只好戴着我骑,我在后座只要一有机会就不时的轻袭着她的酥胸或是小腹,她一路上好几次都差点跌倒
「停」我看着路边的一家旅馆,她停的很稳也很快,我想她也看到了只是在等我出声
房间是一间靠着后面公园有玻璃落地窗的房间,一进来她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我慢慢的螁下了她的衣服,在她的眼中我很清楚的看到了一把燃烧着的火
没等她脱完上衣我走到她身后推着她走着一面吻着她,她侧着头眼里充满不解的望着我,我只是推着她走到了窗边拨开了窗帘一只手抓着她的双手举过头顶将它们压在落地窗玻璃上,她终于知道了我的意图有点慌乱的离开了我的唇望着我,但是眼里的慾火似乎燃的更旺盛了些
我的另一支手开始解开的她的上衣钮扣完成她刚刚未完成的动作,一面亲吻着她的颈子和耳垂,她的上衣没有全脱但是我很轻易的解开了她仍然是前开式的白色半透明胸罩,随着胸罩的解开她那不盈我一握的其中一只乳房立即到了我的手掌中
我稍微用力的握着她的乳房揉捏着,她的乳尖在我食指与无名指间耸立,着随着我这两支指头时轻时重的夹弄她也慢慢的摆脱了紧张开始轻喘了起来
我放开了她的乳房伸手摸向她的腰间搜索她迷你群的扣子却怎么也找不着
「是暗扣在右边的侧面,手指要伸到里面才打的开」她在我耳边喘息的说着
「拉炼呢?」我问着感觉很糗
「打开暗扣你就能摸到了」她继续喘息着
她的裙子滑落到了地毯上,她的三角裤也是白色半透明的,惟独在会阴部是镂空的蕾丝,如果里面没有穿裤袜的话从后面会很清楚的看见股沟,穿在里面的白色裤袜在阴部中间有潮湿的触感
好不容易她的裤袜也滑到了地下我已经满头汗了,她喘息的轻笑着扬起头索着吻,吻着她我一面退下了我的外裤和内裤
我的手开始伸向了她的大小阴唇,放开了压着她的另一只手用身体将她上身压在落地窗上而手则在她的股间滑动着
在偶而捏弄阴蒂、时而伸进阴道而肛门不时还会有手指轻处的挑逗下,她空出来的手左手搂着我的头右手一下轻一下重的捏着我的阴茎
「我要」她喘着
我将阴茎隔着她的臀慢慢的伸向她的阴道,她的臀越来越向后翘着配合着我
「嗯…。嗯…」随着我的抽插她轻哼着
「你跟几个男人来过」带出了阴茎我用龟头在她大小阴唇上磨着
「一…个…。快进来啦!」
「是吗?」「你骗我」
「喔…啊…不是…是两个…奥呜」我用力的猛戳进了她的阴道
「别…别停」我顶了几下又抽了出来继续在她大小阴唇上磨着
「谁让你比较舒服」我继续磨着
「是…你吧…。阿!…奥呜…丝」回答的这么不肯定,我的右手中指赌气的压在她的阴蒂上来回的用力揉着
「是…。丝…你…。丝…你啊…奥」我没有停止中指的动作但是重新将阴茎插入了她的阴道用力的抽送着
「你淫蕩吗?」
没有声音但是我感觉到了阴道逐渐在收缩
「你淫蕩吗?」没有进一步的感觉
「别停啊!」
「你淫蕩吗?」
「不」我慢慢的抽离
「你在所有人都看的道的地方做爱还说你不淫蕩?」
「不是…。不是啦!你别拿走」我的阴茎离开了她的阴道
「不是?那就是你不淫蕩了喔!那要我的小弟做啥?」我又开始磨了,只是这次磨的是她的肛门
「是…是…你说是就是…。奥」我猛的戳进了她的阴道
「到底是不是,淫不淫蕩」我的龟头在她的阴道口慢慢的一进一出的刮着
「丝…。是…淫…蕩」我慢慢的深入到最里面再慢慢的抽出到最来刮着她的阴道口
「说你淫蕩」我慢慢的消磨着
「我…奥…咿…嗯…蕩…喔」
「看着我说」我抬起了她的一条腿持续缓慢的深入浅出
「我…咿…嗯…蕩…」她蹙着眉眼说着
「说大声点,清楚点」我逐渐的加快速度杵着
「我淫蕩」小声而艰难的说着
「再大声点」我更用力的杵着,感觉到了她阴道开始收缩
「你一直说,要大声说,说的越快我就动的越快,说的越大声我就越用力」我开始慢了下来等着她的反应
「我淫蕩」她开始低声的说着,我配合着一进一出的杵着
渐渐的我随着她的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的撞击着她的臀,她的阴道也越来越紧的收缩着,满屋子只听见她越来越疯狂的大叫着
「我淫蕩…我淫蕩………」她无意识的喃喃的念着,在我一阵一阵的喷出白浆时,她早已经从站着变成跪在落地窗前,双手及上身依然紧贴在落地窗上屁股和腰一前一后不断的摇动伸缩着着像是还在需索着什么,阴道不断传来一阵阵的茎銮,画着淡妆的脸早已经在汗水下花了,落地窗上印着长长的红色一条唇印
我疲惫的拉起了还没回神的她,将她抱到床上放下然后在她的身边躺下不自觉的睡了
好奇怪的感觉很舒服有点痒,但就是舒服湿湿暖暖的一点点刺激,我的阴茎忠实的传达着生理上的感觉,大概是我的小弟磨擦着被子作梦的感觉,我实在是困了,现在只想睡觉不过却希望这样的感觉不要停
不对,不是梦是真的,我一下子醒了过来不过我没有动,我沧叛劭吹剿吭谖蚁掳肷淼奈恢们崆岬耐孀盼业囊蹙

联系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