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香港小姐在地鐵_淫妻激情_激情都市,
香港小姐在地鐵_淫妻激情_激情都市,



这是我第一次到组织的第二基地┅┅
所谓的第二基地,位于柴湾一个工厂大厦内,单位内里只有一间会议室,以及放满了杂物的房间,杂物房没有什么特别,倒是会议室内有一半圆的会议桌及对着的一张椅子,我就是坐在上面,像是被审判的犯人一样,除此之外,没有窗的房间内,报满了摄录机,初时我也以为自己犯了什么大罪。
之前A 片已经介绍过,这第二基地原先用来作「分陀」,或供药王、器械王作研究所,不过经费不足而取消了计画,后来用来开重大会议之用;不过这次重大会议,只是听取我汇报遇见「谜之女」琳的事。
其实这夜的会议很快结束,原因是我实在没什么好汇报,不过因为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人知道组织的事,非比寻常,所以老伯他们很紧张,而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其他几位「王」。
女王是个三十岁左右的高傲女人,这是我第一个感觉,除了高挑外,我想不到她有什么其他特别;至于阴阳王┅┅声线阴声细气,最难顶的是他永远带着一个白色歪笑的面具,一个非常非常阴深的人┅┅
会议结束,老伯只是叫我们小心外就没有其他结论,各人都各自离去,因为大伙儿移动实在太惹人注意;不过临行前,老伯和3 号先生捉住了我留下,说:「霸邪,有新任务。」
「哦,今次是哪一个女星?」
3 号先生笑说:「严格来说,应该是一个project ,有人高价收购这几年来香港小姐的内衣裤,而且是要有体香那种,你明白吧。」
「香港小姐?也很好玩。谁先?」
老伯说:「今次让你自行决定,可以让你试试策划、分析,以及眼光,如果你的眼光不好,那么就不能卖得一个好价钱,总之这是一个全权由你负责的project,明白吗?」决定于我的眼光?我现在眼睛简直发光!不同以前单向的接受命令,即是说,我今后可以有决策权了。
没留得太耐,我也离开了,因为这是一次上位好机会,我一定要用心机时间好好计划一下;转到柴湾地铁站,在车尾位置找个座位就沉思了,这班差不多是尾班车,而且在车尾,确实没什么阻碍我思考,视线範围内,就只有近距离坐在最尾的一位少女罢了┅┅
等一等┅┅总觉得这少女很娇小、很眼熟┅┅坐在同一行,我直望着这少女,而她似乎也发现了我的无礼,害羞地把侧着脸,对着玻璃;我借机越坐越近,发现这细细粒的少女不是普通的乘客,而是今年的香港小姐冠军杨思琦!
地铁一开,我整个人倒了过去,吓得杨思琦差不多揽着座位旁的玻璃,她娇滴滴地「哇」了一声,我也扮作有礼貌地说对不起,内心却在盘算着;早听闻今届的港姐冠军是个「平民」得很,住公共屋村,搭地下铁,没想到果真如此;再望望低下头的杨思琦,真的长得十足十一位「邻家女孩」,惹人可爱。
不过话说回来,这不是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吗?刚刚接来的任务的目标,不就是香港小姐吗?身边的杨思琦正正是,就用她为第一个受害者吧!
地铁很快就到了下一个杏花村站,幸好没有人上了这一卡车,于是我就胆大了,看见杨思琦着的是长靴短裙,我就伸手去摸她滑滑的大腿,杨思琦不敢作声,双手只是紧紧揽着手袋,低下头;见杨思琦不敢反抗,我就变本加厉,初时手只是在杨思琦大腿露出的位置抚摸,渐渐越摸越入,手在她的短裙内游走。
「请你别这样┅┅」杨思琦可能想用严厉一点的语气,可是却装不出来,反而像是很可怜似的,我当然不理会她,索性用另一只手揽过去,她的身材细小,我的手还有空位穿过她的腋下摸她的乳房。
杨思琦发出第二次宣言:「请你停手┅┅啊呀┅」说到一半就住口了,因为我伸在她裙内的手,已经侵入了她下体範围,她努力地紧守防线,双脚合得牢牢的,不让我的手抢滩;我也不用强,反而在轻轻扯她的内裤,越扯越下,杨思琦惊觉我的动作,双手也按着我的手。
不过没用的,因为杨思琦她上面也有我另一只手在摸,我轻轻搾了她的乳房一下,杨思琦发出微微的叫声,虽然隔着她上身的毛衣和其他衣服,但我的经验可以告诉我,杨思琦上围只少也有33吋,而且应该属于C 级。
到了筲箕湾站,有一老妇上了车,她看见了我和杨思琦的这个样子,却不削地暗骂我们一声,就走开了,或许那老妇以为我们是那种胡天胡帝的时下青年男女;杨思琦想求救也不行,她十分绝望,而我反而觉得十分有趣刺激。
我的色心大起,便拉起杨思琦的毛衣和上身衣服少许,把手伸入内,她的胸当然就是我的目标,杨思琦顾不了我的上下攻势,身体扭动起来,有意摆脱我,可是她一动,我在她下身的手却有了空隙伸入,手指就抵在她的阴唇,杨思琦即时呻吟两声,面也红了对我说:「真的┅┅请你不要再继续┅┅否则┅┅否则我要叫了。」
我又哪会被她吓倒。我也用力扭杨思琦她的乳房示威,今次只有一层胸围隔着,杨思琦痛得娇柔地叫,她股起勇气,双手把我推开,站起身想走,我立即拉住她,反把她逼到车箱的一角,本来这里已经是地铁的最后一列车箱,杨思琦被我压在一角,我更加可以为所欲为。
「你┅┅你┅┅你┅┅啊啊呀┅」
儘管杨思琦背着我而站,我也可以手淫她;我一方面用我的身体盖着她,一方面就上下其手,杨思琦捉住我每一只手,但阻止不了我,一手伸入了杨思琦的内裤内,拉扯她的阴毛,另一手就在她的腰间掏摸,加上在地铁转弯时,我特别倚过去在她耳边吹气,杨思琦的骂声逐渐变了呻吟声。手摸的摸,终于摸到了杨思琦内裤裤头,果然是绑带式,只要把两边腰间的绑带鬆去,她的内裤就只是一块布罢了,杨思琦微弱的反抗意识发现我的企图,就极力用手阻止,我就用手摸到她的阴唇,杨思琦惊得哇哇叫,我珍虚就把她的内裤脱下。
我故意把我的战利品高举在杨思琦面前,对她说:「这只是前菜,我要妳永远记得这一晚。」杨思琦害羞地转过面,我就把她的内裤珍惜地放在裤袋内;手已经能直接触摸杨思琦的阴部了,自然也不客气,手指就在她的阴户来回横扫。
「啊!求求┅┅啊呀┅┅求你不要┅┅啊啊┅┅我┅┅啊┅┅停手┅┅」杨思琦虽然这样说,可是阴道已经不听话地分泌密汁,流落我的手指,我把手拉出,把满手她的黏液放在她面前:「叫我停手?妳的下体老实得多呢。」说罢就把手指伸入杨思琦因为喘气而张开的口中,儘管心中万分不愿意,杨思琦已经欲罢不能地舔我的手指,舔去她自己的阴液。
同时间,我不会让杨思琦她的下体得到调息的时间,另一只手介入,慢慢插入她的阴道,杨思琦财鹧劬Α膏培拧狗⑾欤晃腋咝瞬灰眩钏肩囊醯朗嵌嗝吹氖⒍嗝吹恼业谋Ρ纯梢苑⒄顾赋ぁ沽耍晃沂种噶枚ε娜獗谇敖看挝⑽⒌囊贫钏肩鹾司痛薇鹊目旄校乓丫俨幌牒仙稀

联系广告